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最新报道

最新报道

美国冷泉港实验室Hiro Furukawa教授做客生物物理研究所“贝时璋讲座”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5日

  2019年10月17日,美国冷泉港实验室Hiro Furukawa教授应生物物理所生物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许瑞明研究员的邀请,访问了生物物理所并做客“贝时璋讲座”,做题为“Structure/function/reagent of NMDA receptor ion channels”的报告。

  Hiro Furukawa教授是美国冷泉港实验室的研究员,长期致力于研究与神经传递有关的受体分子。主要关注NMDA(N-甲基-d-天冬氨酸)受体的结构和功能。NMDA受体是介导兴奋性传递的离子通道,其功能异常会引起神经系统疾病和疾病,包括阿尔茨海默氏病,帕金森氏病,精神分裂症,抑郁症和中风相关的缺血性损伤。Hiro Furukawa教授的研究团队试图通过将超大型NMDA受体划分为多个域来解决其三维结构,以寻求在分子水平上了解NMDA受体不同亚型对神经递质配体和变构调节剂的药理学特异性。为此,他们使用X射线晶体学等技术来获得NMDA受体结构域的精细结构。NMDA受体的晶体结构可以作为治疗神经系统疾病的化合物设计蓝图。在过去的几年中,Hiro Furukawa教授的研究小组在特定类别的NMDA受体中发现并定位了多个调控位点,这一进展为开发调节受体活性的新型药物开辟了道路。

  Hiro Furukawa教授在本次报告中主要介绍了他的研究团队对NMDA受体介导哺乳动物大脑兴奋性突触传递的研究。他们的研究显示了完整的异四聚体GluN1-GluN2B NMDA受体离子通道的晶体结构。 NMDA受体排列为GluN1-GluN2B异二聚体形式的二聚体,其对称轴遍及由氨基末端结构域(ATD),配体结合结构域(LBD)和跨膜结构域(TMD)组成的整个分子。ATD和LBD在NMDA受体中的堆积比非NMDA受体高得多,这可以解释为什么ATD调节NMDA受体而不是非NMDA受体的离子通道活性。并通过结合一系列生物物理技术(包括电生理学,荧光分析,等温滴定量热和分析离心)来验证基于结构的功能假设。

  Hiro Furukawa教授的报告内容丰富多彩,多位研究员和学生对Hiro Furukawa教授的报告内容很感兴趣。报告结束后,大家踊跃提问,教授认真地回答了每一个提问者的问题,并与大家进行了深入的讨论。整个会场学术气氛浓郁,大家收获颇丰,最后报告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许瑞明研究员主持报告

Furukawa教授作报告

许瑞明研究员与报告人合影留念

会场全景

 

(供稿:许瑞明研究组)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