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协活动

  • 2012年西陵寻古
  • 2015-07-17 | 【     】【打印】【关闭
  •   2012年“五四”青年节,我们摄影协会一行人分两队驱车前往河北易县-清西陵,完成我们期盼已久的摄影小组活动。

      夕阳西下,清西陵的七孔桥在朦胧的暮霭中越发显得精致而沧桑,我们摄影协会第一小组便在清西陵红墙外的七孔桥边驻足,恰巧赶上太阳落山,于是摄友们便破迫不及待的拿起装备,七孔桥的晚霞便定格在阵阵的咔嚓声中。

      农家院小老板早已备好可口的饭菜,美味佳肴为我们洗去了旅途的疲惫,小院中的嘻嘻交谈也洗去了往日的劳累,我们在纯净的月色中沉沉的睡去。

      此次西陵寻古我们重点选择了三个陵墓:泰陵、慕陵和崇陵的拍摄。次日早上6点钟,大家收拾停当,来不及用膳,赶在太阳升起前来到了泰陵-雍正皇的陵寝。

      幽幽芳草,淡淡原野,在苍松翠柏林立的绿色海洋里,我们沿着长达2.5千米的神道信步前行。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中国最大的三座石牌坊,大家顿时耐不住皇家气派的怦然冲击,又各自找寻起来,有的偏爱石牌坊的宏伟高大,有的钟情苍松翠柏中还带着露珠的羞涩的小草,石五供、大殿前的石雕、金碧辉煌的琉璃瓦宫殿都成了我们的“影模”。

      泰陵,也是清西陵中建筑最早,规模最大,体系最完整的一座帝陵,坐落在永宁山下。整个陵寝分前后两个部分,前部分是门、坊、碑、亭,后部分主要是殿宇和地下宫殿。其后人对泰陵的美好解释是“循理安舒曰泰,临政无慢曰泰”。

      随后我们来到道光帝的陵寝-慕陵。慕陵是清代帝陵中规模最小的一座,没有方城和明楼,起初道光的陵寝设在清东陵,道光七年完工,且葬入了孝穆皇后,殊不料一年后发现地宫渗水一尺七寸,龙威震怒,随即将陵寝迁至西陵。在西陵重新用金丝楠木建造了外“俭”内“奢”,迄今为止成为无价之宝的陵墓。慕陵隆恩殿、东西配殿所有木构件全部采用珍贵的金丝楠木,造价惊人,不施彩绘,以楠木本色为基调,在天花、群板等处全部用高浮雕手法雕刻上千条云龙、游龙和蟠龙(可惜龙头都已被无知后人所盗取),成为清代帝王陵寝中独具风格的艺术珍品。影友们用发现美的一双双眼睛,开始寻觅那逝去的辉煌。忽然,大家的视线被一缕透过窗格照射到隆恩殿一角的光线所吸引,我们的摄影协会会长-赫老师率先扑捉到了,用我们这群人当中唯一的卡片机记录下了耐人回味的一景。紧接着长枪短炮蜂拥而至,大家都唯恐自己被美景所抛弃,争先恐后的快门声响彻在宁静的大殿中,成为此次摄影活动的一个小高潮。

      午饭过后,我们一行人顶着烈日来到了中国最后一座帝王陵墓-崇陵。光绪是清史帝王中命运最为坎坷的皇帝,徒有励精图治之心,无奈势单力薄,维新不过百日,便灰飞烟灭前功尽弃,令后人百感交集唏嘘不已。其死后还得不到安宁,陵墓还被不法之徒所盗取,目前崇陵地宫已被打开,成为博物馆。纵观其规模虽不如泰陵那样庞大,没有慕陵那样精美,但它还是继承清代建陵规制,参照其他陵墓的风格外,又吸收了古代建筑技术的精华,仍具有自己的特色。由于当天还要往回赶路,司机们没有随行参观,时间和人员的关系我们没有在此久留,草草的参观了一下,拍了几张旅游照片就收工。

      一路上有“导游”给我们讲述陵寝的历史、建筑风格和选材雕刻的历史知识,在承载着百年历史的陵寝中留下我们摄影小组2012年春天的印迹。

      文:魏妍 回佳菡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摄影协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