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传播 >> 科普文章

科普文章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31日

  在生活中,我们可能都有过这样的经历,看到别人在看什么,我们也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这种对他人视线的关注和追随被称为社会性注意【1】。眼睛注视作为对人类社会交往乃至生存发展至关重要的非语言线索,不仅能够引导我们的注意,还可以影响我们对物体的认知加工。比如,一个普通的物体,仅仅是被他人看了一下,似乎就具备了不一般的魅力,使我们更加喜爱它。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下眼睛注视具有怎样的"超能力"。

  眼睛注视可以提高我们对物体的喜爱程度【2】和购买意愿【3】,并且相比于被厌恶表情注视的物体,人们会更喜欢被开心表情注视的物体【4】。类似地,眼睛注视还可以影响我们的配偶选择。对于女性来说,如果看到其他女性用微笑的表情注视着一个男性,会认为这个男性更有吸引力;而对于男性来说,由于同性竞争,得到的是相反的结果,相比于被女性以微笑表情注视的男性面孔,被女性用中性表情注视着的男性面孔,会得到更高的吸引力评价【5】。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超能力"发生的前提是发出眼睛注视线索的人先以直视的方式跟我们进行眼神交互【6】

  眼睛注视可以影响我们的记忆。眼睛注视线索可以影响工作记忆编码,提高工作记忆的准确性【7】,可以对已经存储的视觉工作记忆表征产生影响,增强工作记忆中特定内容的保存【8】,还可以影响对目标物体的回忆【9】

  这种眼睛注视的"超能力"对于广告行业很有用,如果在广告中让模特以微笑的表情先看向我们,再看向广告产品,最后再看向我们,也许能够使我们对广告产品的印象更好,更深刻,从而促进产品购买。

  值得注意的是,在个体发展早期已经可以观察到眼睛注视对物体认知加工的影响,对于4个月大的婴儿来说,被成人注视过的物体更熟悉,而没有被注视过的物体更新异【10】,说明眼睛注视促进了婴儿对物体的加工,也揭示出社会性注意对个体认知发展的重要作用。

   神奇的是,在实际呈现了眼睛注视线索,但我们没有意识到存在眼睛注视线索的时候,依然可以观察到眼睛注视对物体偏好的影响【11】,显示出眼睛注视的强大作用。

  在生活中,有其他的线索可以像眼睛注视线索一样引导我们的注意,比如箭头,但是箭头并不能像眼睛注视一样增强我们对物体的喜爱程度【2】或是影响我们的工作记忆【7】,说明眼睛注视对我们来说是特殊的。

  眼睛注视究竟特殊在哪里呢?相比于箭头这样的非社会线索,眼睛注视可以传达他人的意图以及信念,我们可以从中理解他人的兴趣所在及其偏好。仅仅是文字描述眼睛注视线索,也可以影响人们的偏好【12】,说明人们受到内在知识的影响,即人们会靠近有奖赏价值的物体,远离令人不快的物体,人们知道他人看向一个物体往往意味着这个物体是有价值的。有研究者发现,人们只有认为传递眼睛注视线索的人确实能够看到物体的时候,眼睛注视的"超能力"才可以发挥作用【13】。眼睛注视所具有的"超能力"背后可能是人们对于眼睛注视具有重要意义的共识以及人们对他人意图的加工。

   眼睛注视还可以影响我们认知加工的哪些方面,背后有怎样的神经机制,以及眼睛注视对物体加工的影响可以持续多长时间都是值得探究的问题。有一类特殊的人群,即自闭症患者,在与他人的社交过程中往往表现异常。社会交往能力的损伤是自闭症患者的核心特征,对社会线索的回应异常是自闭症患者的早期诊断标志之一【14】。自闭症患者是否和正常人群一样在物体加工方面受到眼睛注视的影响仍然是一个有待回答的问题。未来在正常人群研究的基础上系统探究社会线索和非社会线索对于自闭症患者加工物体的不同影响,能够为自闭症发病机制的研究与临床上开展干预治疗提供实证支持,在理论研究和社会应用两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

 

  参考文献:

  【1】 纪皓月, 王莉, 蒋毅. 社会性注意的特异性认知神经机制. 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进展, 2017, 44(11): 959-971

  【2】 Bayliss A P, Paul M A, Cannon P R, et al. Gaze cuing and affective judgments of objects: I like what you look at. Psychon Bull Rev, 2006, 13(6): 1061-1066

  【3】 Madipakkam A R, Bellucci G, Rothkirch M, et al. The influence of gaze direction on food preferences. Sci Rep, 2019, 9(1): 5604

  【4】 Bayliss A P, Frischen A, Fenske M J, et al. Affective evaluations of objects are influenced by observed gaze direction and emotional expression. Cognition, 2007, 104(3): 644-653

  【5】 Jones B C, Debruine L M, Little A C, et al. Social transmission of face preferences among humans. Proc Biol Sci, 2007,274(1611): 899-903

  【6】 Van Der Weiden A, Veling H, Aarts H. When observing gaze shifts of others enhances object desirability. Emotion, 2010,10(6): 939-943

  【7】 Gregory S E, Jackson M C. Joint attention enhances visual working memory. J Exp Psychol Learn Mem Cogn, 2017, 43(2): 237-249

  【8】 Nie Q Y, Ding X, Chen J, et al. Social attention directs working memory maintenance. Cognition, 2018, 171: 85-94

  【9】 Dodd M D, Weiss N, Mcdonnell G P, et al. Gaze cues influence memory...but not for long. Acta Psychol (Amst), 2012, 141(2): 270-275

  【10】Reid V M, Striano T, Kaufman J, et al. Eye gaze cueing facilitates neural processing of objects in 4-month-old infants. Neuroreport, 2004, 15(16): 2553-2555

  【11】Mitsuda T, Masaki S. Subliminal gaze cues increase preference levels for items in the gaze direction. Cogn Emot, 2018, 32(5): 1146-1151

  【12】Tipples J, Dodd M, Grubaugh J, et al. Verbal descriptions of cue direction affect object desirability. Front Psychol, 2019, 10: 471

  【13】Manera V, Elena M R, Bayliss A P, et al. When seeing is more than looking: Intentional gaze modulates object desirability. Emotion, 2014, 14(4): 824-832

  【14】Dawson G, Bernier R, Ring R H. Social attention: a possible early indicator of efficacy in autism clinical trials. J Neurodev Disord, 2012, 4(1): 11

  作者简介:于祎雯,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师从导师蒋毅、王莉,研究眼睛注视线索对物体认知加工的影响及其机制。

 

(作者:于祎雯)

(本文来源于公众号: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进展)

 

  附件下载: